betway必威登陆平台

当前位置:亚洲必威官网 > betway必威登陆平台 > 神奇方枪枪,你仍然只是一个北京杂种

神奇方枪枪,你仍然只是一个北京杂种

来源:http://www.tenindictments.com 作者:亚洲必威官网 时间:2019-09-26 22:51

    很久以前(看上去很美刚上映的时候吧)写在朋友博客上的一段评论文字,懒得更新,就原文贴在这里充数吧!因为外婆一文还没写完,而里面提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原著,所以想起了以前写的这个东西。充数充数!
 
原博:
   现在就开始回忆!
  
   记得这句话是王朔在《看上去很美》的前言里说的一句。很多年过去了,小说也被张元搬上了银幕。
网上已经有bt下载了,我也下了,可惜还没时间看。一直有一个奇怪的想法,《看上去很美》应该和《阳光灿烂的日子》连着看,这样的感觉一定很奇妙,哪天试试。
 
 
 
 
评论:
 
    两部片子,抛开风格上的不同不说,就整体制作水平,演员,导演对原著的理解和电影语言的表达能力上,两部片子都不在一个水平上,而且相差的不是二三个层次.
<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看了不下二十遍,原著中的部份段落更是可以背诵,据我个人观点<阳光灿烂的日子>是所有根据王朔作品改编成的电影里,理解诠释和表达的最好的,就算是放在中国电影一百年里,也是排的上号的.那是一个经典,一个标记,你叫王朔自己去拍一部也一定拍不出姜文的水平.
<看上去很美>首先从原著上相对于<动物凶猛>就存在着差据,彼时的王朔正努力摆脱原有的,他最擅长的写作风格,说句不好听的,王朔在写<看上去很美>多少有点装丫挺的嫌疑.这是因为王朔想努力提高自己的作家风格及品味,想向一个经典作家转变,更有想写一部类似<教父>史诗般风格的作品,所以技巧性的东西多了,结构性的东西多了,一些刻意的痕迹势必也多了,姑且不说这种风格的转变是否成功,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看>的王朔已不是<动>是的那个王朔了.
说完原著再说电影,张元成名很早,一部崔建参演的<北京杂种>树立了其国内最早的地下导演名头,但近年来,张元这个名字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了主流媒体的报导中,浮出海面或者说走出地下也成为了近年来以张元为代表的原中国地下导演的生存趋势,贾樟柯王小帅路学长等等.但和摇滚乐一样,搞摇滚的不一定比玩POP的层次高,玩"地下"的也不一定比玩"地上"的道行深,区别仅在于前者更会装逼一点而已.
前几年看了张元导的<我爱你>,就是<过把瘾>的电影版,当初去看时还是冲着老徐去的,并不知道这是一部改编王朔作品的电影.看完后那叫一失望,那叫一寒颤.我记得<过把瘾>里开头是这么描述杜梅的"杜梅就像一把华丽的大刀,就像是关老爷手里的青龙偃月刀"你再看完那部电影,靠,老徐同志连个水果刀都算不上,顶多也就一修脚刀,这事不能怪老徐,要怨全怨张元.只能说是能力有限,没才啊!
所以这次一听说张元要导<看上去很美>,心里就一哆嗦,八成要完!后来的观感证实我的预判.
在老徐的博里看她说看完<看上去很美>觉得里面的孩子真好玩真可爱,靠,请问王朔当初是想把方枪枪往可爱那方向上写吗?导的糊涂,看的盲目.

昨天看了张元拍摄的电影《看上去很美》,我不得不写点东西。

看上去不是很美
根据王朔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对王朔的最初印象也是来自一部电影,那就是姜文执导,夏雨主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是一部好电影,看时让人惊情澎湃,津津有味,看完时恋恋不舍、若有所失。《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根据王朔的小说改编的,小说叫《动物凶猛》。那电影给人的感觉就像少男初次遗精时的感受,惊奇、羞愧、紧张、恐惧、兴奋、舒畅各种感觉参杂不清,让人难以忘怀。但对王朔也就只记住一名儿。后来,对王朔的印象却越来越差,首先便是他炮轰我十分崇敬的金庸老爷子,我也捏着鼻子把他数落金老爷子的话看了个大概其,感觉就像或者本来就是一过气作家怨妇般地絮叨,或者是一个曾经的红人耐不住寂寞地自我炒作,说得基本不靠谱,近乎泼妇骂街,而且在开骂前处心积虑地给自己安了个无知者的帽子(那书好像叫《无知者无畏》),狡猾地躲过了开骂后肯定会招致的无数板砖横拍。你想啊,他都自承是个无知的人了,这会少多少自以为是者与之自掉身价地较劲矫情啊!之后似乎又传出他与某女星的缠绵情事,这更令我无法容忍,那女星在我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我一直认定这一定是无稽之谈,娱乐圈中捕风捉影的小道谣言,但无论如何,王朔同志在我心中的印象还是不可避免地坏了下去。
本片又是一部根据王朔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在听说张元导了这么一部影片之后,由于对这个题材很感兴趣,便在看电影之前就找来了王朔的原著读了读。一读之下,令我大惊失色,这是一部极其有意思的小说,可读性极强,属于那种妙趣横生、引人入胜的作品。好在我对王朔的文学能力早有耳闻,也曾略有领教,所以才没有让他在我心中的印象来个反败为胜,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不过我对他的印象是好是坏,并不影响我对他的作品的欣赏,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是否关乎人品我也不在意,反正我也不以他作为我的人生榜样。不过他的这部小说写得很好,的确是实话,所以我读过小说后,对张元的电影十分期待。
电影的一个卖点就是张元找来了一个长相十分酷似王朔的小男孩来出演主角方枪枪,据说这也是因为王朔的《看上去很美》是有自传性质的。小说描写的是小男孩方枪枪与幼儿园、小学校中等诸多现实进行顽强而又毫无意义的对抗的故事。初看电影时,的确觉得这个小孩很像个小王朔,不过随着影片情节的发展,越往下看我越觉得这个小王朔感觉更像小张元。小说被改编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莫名其妙。小说中有趣而引人的情节被改得似是而非、尽失原味,给我的感觉这电影更像是张元根据王朔的原著而创作的同人作品,除了偶尔隐现的小说中的影子外,我几乎看不出这部影片与原著的关系。那个虎头虎脑的方枪枪感觉就像是被从一个环境中抽离出来送到另一个似是而非的环境中表演,显得别扭抑或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之,改编得很失败,不知这是王朔的自传,还是张元的自传。也不知这么做,王朔会有何意见。影片中充满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情节,让人摸不着头脑,影片也拍零乱而无序,许多地方缺乏连贯性,跳跃得让人晕头转向,我就很快失去了看下去的兴趣与耐心,不知没看过原著的观众是否能看得明白,里面的隐喻是否太晦涩呢?再有,影片的类型似乎是喜剧/剧情类,可我怎么看出了不少的恐怖味道,尤其是夜间的幼儿园充满了阴郁诡异而恐怖的氛围,幼儿园老师突然长出尾巴已够惊悚,甚至还有那一幕,幼儿园李阿姨在夜晚睡着睡着突然睁开双眼,真是不输于恐怖片,令我毛骨悚然。总之,原著的味道完全没有被电影体现出来。真不知王朔为何会同意张元这般改编他的作品,是不是由于长久不曝光,有些耐不住寂寞,饥不择食,有点急功近利了。
看上去很美的原著,看起来不是很美的电影。

很遗憾,我的博客也叫“看上去很美”。起这名字其实有点渊源,多年前一朋友热衷王朔这部同名小说,其强力推荐,但我并未拜读,不过当时觉得小说名字起的挺好,遂博客用之……“看上去很美”含义复杂,您自己理解……然我一直甚感惭愧,没有读书就拿书名说事儿,可我也庆幸,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没有读原著。

其实所有人都会有这样一个共鸣:如果你先看原著,之后再看其改编的电影,定会觉得电影中人物形象距书中形象相差甚远(其实那个人物并不存在于书中,而是存在于你的大脑);又由于表达手法的迥异,需要将抽象事物形象化的电影,在叙事上也会距原著有较大区别……所以,凡是由已家喻户晓的书籍改编而成的影视作品,大多通常会遭到抨击与漫骂,甚者言之“亵渎”。

所以我庆幸。大概是去年六一,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这个长的颇似黄宏的胖子,正在为他的宝贝女儿拍摄一部给他自己看的电影……说起来拗口,但我们必须得不承认,现在以儿童为题材的影片,百分百是给大人看的,我们能明白一些导演的意图,并有所悟。

张元导演我并不是很熟悉,只看过他的《绿茶》(当时还是冲着姜文,巨厌恶赵薇),还知道他跟崔健拍摄的那部《北京杂种》,你看这片名就知道他这人巨特,也就是有个性……第六代导演尤擅小成本艺术电影,他们的作品总能深深地烙上他们的个人印记,张元没事儿总跟唱摇滚的、写小说的这拨掌握京城地方话语权的大拿们频繁接触,出来的东西也往往与众不同。

前面说了,这部电影改编于京城文字昆仑——王朔的同名小说《看上去很美》。

王朔的书我读的不多,对其精神我一度只能靠改拍的电影电视体会一二。其实我初中毕业后就几乎就没怎么再用心读过小说,后还是在大三住院那段时间为了消磨时光,零零散散地读了他的几部原著,再回想看过的电影电视,感觉确实不同……回想起来,大学军训时,从未读过王朔作品的我,写的一篇思想小结竟被老师称为“王朔式痞子文学”,真是格外诧异。

王朔的大部分作品都已先后被搬上银幕,且多已不朽,与之合作的导演也都一个比一个重量级。但他在银幕上却很少露脸,我唯一在电影中看到他的形象,是在由《动物凶猛》改编拍摄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中,他扮演黑道的大哥……那个镜头我至今记忆犹新:在“老莫”(北京莫斯科餐厅)里,他被化敌为友的道上兄弟们高高抛起,又落下……慢镜头。

言归正传,现在谈谈这部电影。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片子的主人公出现时,就立马疯了,这方枪枪长的实在太像王朔(据说他俩第一次见面也被对方震的说不出话),而且他非常可爱,笑、哭、鬼脸、以及一系列无法用文字表达的表情,还有他那突字不清的声音……我瞬间喜欢上了这个小孩儿。

在张元导演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一个如同梦境般的奇妙的童话世界,这种感觉比《纳尼亚传奇》中的魔橱或《查理与巧克力工厂》里的王卡工厂更令人兴奋……

梦中,方枪枪推开门,小脚踩在柔软的雪地上,一步一步走到台阶旁小便……夜晚,方枪枪一个人跑到大厅,对着自己的影子纳闷地问“你是谁啊”……在旋转木马上,方枪枪抬头看着转动的飞檐青瓦蓝天白云,然后突然坠落,闭上眼睛再次进入梦境(这个情景让我一下回忆起《我们俩》,女孩儿在老太太房间中看天花板的情形)……

虚幻梦境不断与现实相互交替出现,这种拍摄手法在影片中层出不穷(在很多影片中也层出不穷),很形象地表达了儿童天真的、很随性、没有目的、天马行空的幻想与意图……如,片中李老师妖魔化传言最初的诞生是靠方枪枪凭空的臆想,这在大人看起来十分荒诞,甚至会怀疑有此种想法的人肯定有精神疾病,但这放到孩子身上却无比正常的。

当汪若海因为父亲是干部而受到特殊照顾时,方枪枪并未配合他的打枪装死的游戏,而是抢来了他的手枪……方枪枪开始到处欺负别的小朋友,一种兴奋的表现……其实他并没想欺负别人,他生性还是软弱的,但他试图通过一次成功改变自己,一种极其明显的刻意地表现自己的强大,这种强大强大的很生硬,很假,这让我想起了《发条橙》。

王朔的小说总是充满着浓郁的北京气息,这部电影也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整个电影拍摄的场景充斥着故宫般的红墙与青瓦,仿佛是一座被改造的明清府邸;而片中的小朋友张口也是一股子京味儿,片中“激战”的导火索便是“糖包儿”与那句经典京骂“×××”(“糖包儿”是方枪枪给“唐老师”起的绰号,也是幼儿园小朋友经常吃的食物,在我们那儿管这个糖馅儿馒头叫“糖三角儿”)。

影片里还充满了暧昧的感觉,每天的同床同厕,亲吻与抚摸,听起来充满稚嫩的“我喜欢南燕,南燕也喜欢我”……虽然那是一群只知道“我跟谁好谁跟我好”、还未能够彻底区分性别的娃娃。当然,这里存在着很大的矛盾,一面幼儿园允许孩子们男女不分,可以每日当众脱光衣服并且一起拉屎撒尿;另一面李老师却因方枪枪碰了北燕的屁股,而订给他了一个“性骚扰”的罪名……这些让懵懂的孩子们产生了很大的不解。

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幼儿园时光。还是光腚娃娃的我们没有性别的概念,感觉那只存在于大人,对异性的身体我们是充满好奇的,我们不理解为何每天在一起的小朋友,有些人的身体与自己不同?于是便会抓住每个机会去观察对方的身体,观察异性的小便过程,以及进入异性浴室后的那种好奇……我想每个同龄人都有这种经历。

那是一个国家意志高于一切的年代,所有人都如同机器般的生活,一切不符合模子的零件都要被削除,没人拥有反抗的权力,权威们掌控着人们的精神生活,孩子也不例外。那里是到底幼儿园还是集中营?方枪枪的一切行为都会受到监控,他必须要按照严格的规定来进行每天的生活,甚至每一个动作……片中不断出现的屎尿,就是想表达连这种人类最自然的行为都要受到约束与强制。片中处处流露着文化大革命的影子,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按照命令(如同幼儿园的哨音)不断敬礼的士兵们……

权威的精神控制表现于两方面:对于屈于权威、处处谨小慎微、墨守成规、克制自己的人,权威会给予奖励机制,小红花,这是一种纯精神上的奖励,却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而对于藐视权威、崇尚自由、渴望突破桎梏的人,遭到的便是精神上的镇压。从幼儿园开始,方枪枪与生俱来的想象力与创造力、他那让人惊叹的“出格思想(不是行为)”,只要稍稍露出一点苗头,就会视为“违规”而被迅速抹杀……关禁闭、在权威的公告下被硬性孤立,直到他向权威屈服……再执拗的人也迟早会被磨去了棱角。

当方枪枪赤裸着下身站在围满嘲笑他的女老师的桌子上,笑、再笑最后笑的开始面部扭曲直到不知是笑是哭时……我们看到分明是一个被这种外力挤压的精神崩溃的孩子。

当方枪枪从幼儿园逃出,来到大街上,他看到了眼前走过的那些戴着“大红花”的大人,他愣住了,他终究感到自己即使离开了幼儿园,也无法逃离这个时代的“幼儿园”,于是他微笑着走了回去……

PS:
这些小孩儿演绎的如此自然、如此真情流露,我甚至可以想到很多镜头里的内容干脆就是即兴的,比如方枪枪和南燕被逼着上厕所,方枪枪快乐奔跑时不小心摔倒,然后继续跑……我的确觉得张元导演很牛比。另外,唐老师看上去很美,有点像舒琪,有点像赵薇;李老师看着很难受,有点像杨紫琼(我看杨紫琼也很难受……)。

由王朔小说改编的电影:
1988年《顽主》导演:米家山 改编自同名原著
1988年《轮回》导演:黄建新 改编自《浮出海面》
1988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导演:夏钢 改编自同名原著
1988年《大喘气》导演:叶大鹰 改编自《橡皮人》
1992年《青春无悔》导演:周晓文 王朔编剧
1993年《无人喝彩》导演:夏钢 剧本后改写为同名小说
1994年《永失我爱》导演:冯小刚 改编自同名原著
1995年《阳光灿烂的日子》导演:姜文 改编自《动物凶猛》
1996年《爸爸》导演:王朔 改编自《我是你爸爸》
1997年《甲方乙方》导演:冯小刚 改编自《你不是一个俗人》
2000年《一声叹息》导演:冯小刚 编剧:王朔
2002年《我爱你》导演:张元 改编自《过把瘾就死》

由王朔编写的电视剧剧本:
《渴望》、《过把瘾》、《编辑部的故事》(部分)

本文由亚洲必威官网发布于betway必威登陆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神奇方枪枪,你仍然只是一个北京杂种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被拒绝的人,上帝的手